新利18娱乐在线

新利18娱乐在线

Culture
返回栏目

盐场女工

作者:凡夫 时间:2022/05/16 浏览次数:

    我崇敬盐场女工。
    其实,盐场女工比其它行业的女工并没有什么不同,要说有什么不同,我以为是更具有吃苦耐劳、负重自强的精神,这倒不是因为我是盐场人,而是我的切身感受。
    母亲是“大跃进”时代同其他许许多多的妇女一样进入盐场的。她的工种是烧盐——这于现在的年轻妇女来讲、是没有机会去体验烧盐女工的艰辛的了。而在当时,女工烧盐则很普遍。且不说圆滚滚一大砣盐100多公斤重,是如何压在烧盐女工的肩.上被抬进盐仓,单是那粗笨的捞盐工具就够人受的了,还要用盐在沸腾的盐锅里捞、搅,铲盐时,盐铲更是要挥舞得呼呼响,与男子汉一样脚踏厚厚的木板鞋,下着笨重的体力,汗滴脚下盐。这就是烧盐女工。伴随着母亲沉重的劳动负荷,我呱呱坠地后,几乎就是在烧盐灶房里长大的。睡在极简易的盐筐里,在母亲和其她女工慈爱的目光下,香甜地做我的美梦。听母亲讲,那些女工们是极爱小孩子的,一会儿这个女工抱抱,一会儿那个女工逗逗,与我同龄的盐工儿女,几乎都享受过睡盐包子的“待遇”。不久前的一天,一群老婆婆来到我家约母亲耍,母亲一一 向我介绍“这是甘孃孃,这是曾孃孃....顿时,我感情的潮水激荡起来,30多年了,这些已经花白头发,满脸皱纹的老婆婆们就是当年挥舞盐铲、抬起盐包、给我怜爱的阿姨们呀!她们辛劳了大半辈子,把青春种植进盐场,至今仍过着淡泊节俭的生活,一一拉开话题,仍止不住对儿女们一腔慈爱,一腔牵挂。她们真正的是只讲奉献、不求索取的盐场女工。
    我还记得一件平淡之事。10多年前的一个春夜,我又有机会走进热气蒸腾的烧盐灶房里。
    当时,盐锅已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而被真空制盐替代,烧盐女工已所剩无几。我属于所在单位的基干民兵,正搞军训,时值泡青菜季节,盐巴被盗现象时有发生。我和两个同伴背着枪,巡视在盐场。下半夜,薄薄的衣衫挡不住春寒料峭,唯有这灶房里热烘烘的,我们便走了进去。当夜班的是两名女工,她们刚铲完盐,正从热腾腾的盐堆里扒出换夜饭,就着家里带来的大头菜吃着,我们与女工攀谈起来,从生产、工资谈到家务,熟悉得象早就认识似的。我惊讶地问,你们两个当夜班不怕呀?她们笑容满面又轻描淡写地回答,“早就习惯了。三班倒工人还怕啥子哟!"”说完,把她们用瓷盅泡的沱茶端到我们面前,"兄弟,喝水嘛,看你直打呵欠,第一次熬夜吧?这个把钟头熬过了就好了”。这一-夜,我和两个同伴在灶房里与当夜班的烧盐女工亲切随和地拉了好久的家常。走出灶房,抬头见满天星斗,与盐场灯火相映,觉得这是好温馨的夜。
    许是因了与盐场的缘份,我也在盐场找了--位女工为妻,自此,自然是更深切地体验到了盐场女工热情如火,勤劳如牛,朴实如盐的品格。我永远记得,在盐场的许多种体力岗位上,好些大穰大嫂对我这个体弱力小的小工人给予过道义上体力上或是技术上的帮助与支持。
    如今盐业企业困难重重,盐场女工依然兢兢业业地在自己的岗位上辛勤地劳作,盘家养口。我深深地理解她们一一不求名利,只要过着安宁淡泊的生活就很满足了。

盐场女工,平凡而伟大的女性!


Powered by junjie俊捷网络